旧 街

[複製鏈接]
e5平,你 發表於 2019-9-17 05:44: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旧 街
  

  旧 街

  ——阿狐

  

  

  这条街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年轻和生命,被掀掉青石板的街面狰狞着此时此刻,坑洼处满积着污水,猖獗着蚊蝇,街两旁拥挤着数不清的低矮的小房,房子是用铁皮或者砖块搭制而成,斑斑的锈迹脱落着岁月的尘垢,歪歪斜斜的围墙述说着风雨和遥远,上面涂鸦的那些革命或造反的标语及治病的广告因白癜风的发生与遗传因素有什么关联年深日久已经斑驳得难以读懂上面的汉字,偶尔可以辩得清少了半个木的“麻”或“梅”,再一联想便觉得周围可怕极了。

  这条曾经很美的绿荫遍布的街,街两旁很桃源很桃源的竹篱、瓦屋以及被竹篱瓦屋清纯得“不知有汉”的的人们,是否在一夜之间被一场瘟吞没了原本健康的体魄,这场瘟疫来自何方,又将飘向哪里,它是否来自“白鹿原”古窑洞中被残杀的又不曾归于泥土的女人的骨殖,骨殖上那些闪着光的绿蝇。

  骨殖生出绿蝇的女人原本是很可爱的。

  失却了原本才招来了绿蝇。

  想来人世间最可爱的除了原本一直就不是别的什么。就像这条我伫立的长街,只十几年的光阴它便失却了自然赐予的种种。

  愕愕然记起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这被断壁残垣狰狞着的地方;这陈旧着许多低矮房屋的地方会是我出生的在我记忆中山清水秀的遗址。

  呜呼!我说不出话。

  立在旧街的尽头记起本世纪中叶一位伟人说过的“人定胜天”的话,觉得人——中国人才是“鬼斧神工”的当之无愧者。他们能把自然环境中最美的东西;把经过几十年才长大的树;把经过几千年才形成的山;把这个生存着我们的大大的地球修剪得面目全非,这不能不令同类们望尘莫及。

  想起了现如今我家依傍的那座山的山角。山角上生满了榆树,树丛中有各种各样的花草生长繁衍于其间,每个走进山角的人都会闻到馥郁的香气,或流连或深入其间。

  说不清是什么季节了,只记得那是一个有雨的傍晚,我从湘江边上归来,一个宁静的午后睡眠消除了旅途的疲劳之后,我便沐浴着细细的雨向山角走去,远远的我看到了一片惨不忍睹的景象:蓊郁着山角的树林不知去了哪里,只留下一弯弯树底座,惨白着无奈,山路上堆满沙子、水泥、红砖。

  这是我居住的地方唯一一块有生命的绿地了。

  我由愤怒到伤感到无奈,我甚至不忍心走过去读清楚那些树的年轮,走过青春年华的我已不再为一瓣花的飘逝而伤心,可一棵树的被杀却让我的心灵受到重创。从此我再也不肯走进与我相伴好多年的山角。

  今天的我一如过去。

  始终,我都不敢走过这条在我童年记忆里充满诗意的长街,不敢走过送我踏上人生之旅的美妙着我童年记忆的山峦。转过身离去时才敢想一下我栽种的那棵树到底去了哪里,我植下的草皮枯于何治疗白癜风的好方法时。

    

  遥远时的旧街是处都顽强着生命的群体,是一条美丽的可以走向伊甸乐园的街,街两旁有一座座红红的瓦房神秘在树丛中,房顶耸立的烟囱上鸟落鸟飞,不停的吟唱生命的繁华,炊烟飘过树梢飘向浩浩长空,雁字飞转季节的音韵,长街的更远处迷蒙着黛青色的山岗,山下小树林掩藏着春天的童话,童话中的主人公穿着的永远都是一件绿色的衣裳。

  红房内居住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人们,风起时他们躲进树林,雪落时他们穿上棉袄,下雨时他们披上蓑衣,有雾时他们一步一趋。他们偶尔也在风中梳理头发,在雨中散掉终年的寂寞,在雪中堆起一个个大鼻子雪人,打一场浪漫着生命的雪仗,在有雾的早晨登上高高的山岗。累了,倦了,烦了,他们便将门窗统统起,任庭前花开花落,不问天上云卷云舒,去也随你留也随你,直到太阳转过自己的轨道,也登上高高的山岗,他们才忪惺着倦意: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很久以来小镇上的人们为自己有如此宁静的居所而舒畅,而惬意。

  小镇远离市区,但也不闭塞,红房绿树的尽头是一座生满着白石的山,山上奇花异草五彩缤纷,山下有一条铁路蜿蜒进二十里外的都市,并将都市的繁华和新鲜事儿带给终年走不出红房绿树的人们,让他们在“世外桃源”也知道“有汉”。

  这足以让小镇上的人们觉得自己生活的地方是天堂,是鸡犬之声悦耳,没有车来车往的天堂。

  许多年,许多年。

  小镇上的宁静被一条铁复线的修建划破,红房尽头的绿树被大片大片的连根除去,红房绿树间葱郁宽阔的草地上堆满钢筋和水泥,载货用的汽车一辆接一辆的驶进小镇,着各种不同口音的人也随着钢筋、水泥、汽车蜂拥进小镇,穿梭在青石板铺就的两旁栽梧桐和海棠树的长街上。

  这些修铁路的人大都来自湘鄂、滇黔、粤桂一带,还有许多苗人、瑶人妇女,他们常在休息的时候绕过隔开红房与长街的竹篱,走进红房,或向红房里的主人讨点水喝,或寻这间那,或打听哪里可买到酒和肉,买到毛巾、牙刷、牙膏,买到内衣内裤,买到许多日常用的东西。红房里的人们不厌其烦的向这些陌生人指点着小镇上唯一的“合作社”。于是小镇上的“合作社”里常挤满了人,常供不应求。

  小镇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车来车往,人声嘈杂,尘土飞扬。

  人们几乎一夜之间悟出了什么。临街居住的人们不约而同的想到的是把树砍掉盖成小房,挂个招牌,这生意就开始了。一时间小镇上的宁静被砍树声,石头敲击声,各种铁皮被穿透声,粗犷的吆喝声打破。

  终于,小镇抖掉了神秘的面纱,赤裸着身躯,横阵在炎炎的烈日下。阳光毫不费力地照亮了这个神秘着过去岁月的小镇,照亮了小镇上的每一个角落。

  就这样,在一个无雨的季节,各种各样品质和形状的小房如雨后春笋般取代了红房绿树尽头的梧桐和海棠们。

  那些遮天敞日的绿树曾是小镇的神符,皮肤般包裹着小镇,被揭掉皮肤的小镇该是如何的疼痛,如何的难过呵。

  当然,小镇上走出竹篱的人们在清点卖烟酒鱼肉得来的钞票时是不曾感觉到那些疼痛的,是兴奋的。

  砍掉树算得了什么;地上污水横流算得了什么;街上的青石板被掀掉算得了什么;小镇上终日尘土飞扬、车声人声不绝于耳又算得了什么。人们有钱啦。可以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把花钱,大摇大摆地进城观光景啦,这是祖先没有享受过的呀,这才是千古绝唱。

  这的确是千古皮肤干燥类型白癜风治疗应该注意哪些绝唱。

  当铁路复线穿过红房尽头那曾经是小树林的遗址时,小镇上的人们才在列车的汽笛声中参透了些什么。

  那些着怪异方言的人随着铁路的延伸离开了小镇,只留下一个专给过往列车供水员值班用的小木屋,小镇在一夜之间安静下来,他乡奇异的风俗已经像祥林嫂口中被絮叨无数遍的关于春天的早晨狼和阿毛的故事,小镇人家的酒和许多东西已经没有人再来买,一切一切都随着远道而来的风向远道而去,剩下的是被风席卷的痕迹。

  人们在回想往事时,唯一感到愤慨的是长街上那些青石板在神不知鬼不觉中被运走,这不仅仅因为好端端一条长街变得凹凸不平,积水的坑里终年滋生着蚊蝇,更因为,传说长街上的青石板是自己的先人铺就的,哪个朝代?早已无法考证,反正很遥远很遥远的时候。

  街上的青石板如果拿去卖给外上海欧华整形美容专科医院国人,一定超过卖烟卖酒卖鱼卖肉的钱。

  小镇上的人们都这样想。

    

  

  联系方式:(电话)13708925298|(Email)tanger_huli@sina.com|(OICQ)307110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鴨流行美工設計》

GMT+8, 2019-10-22 09:28 , Processed in 1.072889 second(s), 18 queries .

© 2016-2019 Comsenz Inc.Themes by Duckart 小鴨美工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