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最初的我们

[複製鏈接]
okwwu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那年最初的我们
  

  那年最初的我们

  ——小西

  

  

  我要回一下五中。从饭店出来,我对同桌说。

  五中是我母校的名字。

  初中加高中。

  从毕业离开以后,我经常说回而不是去。

  说顺口了似乎有点天经地义。

  同桌问:有什么好去的?

  我站在马路中间,看着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回答不上。

  支支吾吾了大半天说:哎呀,就是想去。

  有什么好去的?我也不明白有什么好去来看下这病对人的损伤的。

  也许那里的事物对我来说都已太熟悉,习惯了放假去走一走,怕离开了半年它又变了许多。

  也许是因为呆了六年,开学跟毕业它与我一样都有改变,记录了我的不懂事到我的懂事。

  也许是那年的我还很年轻,年少轻狂,红色五月·爱心传递 白癜风“春生夏长、科学防治”公益活动启动仪式追求和信仰占据了生活的全部,没时间好好去看它。

  也许,什么原因都不是。

  只是我们要关注白癜风患者在社会中想起曾经的生活觉得好笑。

  可笑当时太傻太天真。

  喜欢是偷偷的。

  追求是盲目的。

  日复一日学习,习惯早睡早起。

  所知道的外面世界有多精彩都是从大人口中听来的。

  可笑当时那么容易得到满足。

  画个小人漫画。

  听首喜欢的歌。

  微笑的那么真诚,仿佛世界没有悲剧。

  偷偷在课堂上看本小说,就兴奋的跟每个人讲剧情。

  可笑当时没有理由就会去相信。

  今天可能下雨。

  明天也许天晴。

  听着童话故事就相信也存在着传说。

  听一次讲座就受到鼓励,在课桌上刻字写下座右铭。

  可笑当时的我还没被染上颜色。

  该忧则表现忧。

  该喜则表现喜。

  看不过去的事就不管三七二十一。

  心情不好就可以随便在空白的本子上写讨厌谁谁谁。

  可笑当时的我还会喜欢幻想。

  世界更加和平。

  大家更是开心。

  发呆想,做梦想,一点都不符合实际。

  对着故事想现实,甚至好心好意替别人想好美好结局。

  可笑当时的我还会崇拜。

  帅哥或是美女。

  不管大碗明星。

  有事没事往小商店跑,盯着墙壁看海报。

  心爱的笔记本上贴满了他们每个做作的动作,傻里傻气。

  …

  可笑,可悲。

  犹记得当时的我天天叛逆喊着要自由,怎么也没想过,习惯被线牵着的风筝,如果断了那跟线,倘若没有风,那它能去哪儿?

  当生命里唯一的一场青春即将走到了终点,发现那么长的一段路,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

  回忆起来,更希望自己有像那个小女孩一样的生活。

  也渐渐发现自己的喜欢都是从习惯开始。

  如同一座城市,陌生到熟悉,习惯了它便不再讨厌。

  回大田,再次和同桌在大街上吃九层果,感觉没有以前自在,便想起自己经常在三明大街上吃武大郎烧饼,津津有味。

  一个人不可能同时熟悉两个城市。

  我是这样认为的。
到那看皮肤病最好医院名字叫什么
  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自己去习惯,喜欢也好,讨厌也好,只要习惯了,都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鴨流行美工設計》

GMT+8, 2019-10-17 21:24 , Processed in 1.078199 second(s), 18 queries .

© 2016-2019 Comsenz Inc.Themes by Duckart 小鴨美工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