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okwwu 發表於 2019-8-28 07:30: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喜欢下雨天,所以我家里有许多伞,其中有一把白色的塑胶伞,很透明的;像一个十足的美人,伞把很修长,伞座上挂一条闪亮的星座链。我惟独喜欢这把伞,因为它可以把我照得很透明,雨刷下来的感觉,让我可以零距离的与世界“面对面”。
  有一天,经过一家花店,进去看花的时候忘了情。回到家才发觉空空如也的手犯下了错误——心爱的伞美人不见了。当我疯狂的一遍又一遍寻找才找到那家花店的时候,老板居然否认是我的伞。我没有辩驳,我想我大概没有辩驳的理由。看着那个角落的美丽矗立者,悲痛的心情油然而生。
  好象不只丢失了它,还丢失了自己。
  终归还是走了,跨出商店的那一刹那,一股欲哭无泪的感觉。
  而后,在我的生活里,除了枯燥无味的读书和极其平乏的苦恼只之外,已没有什么可拥有或存在的,而追求却是有的,但寻不到任何可寻之路,没有开端,亦没有结果。
  这个多雨的季节,我无力去应付。姨妈却送给我一把极像伞美北京中科华北中医医院乘车路线人的塑胶伞,可能是出于礼貌,我微笑着接受了。可后来我每次出门的时候,都是把它当做一个便利的随身用品,至于做些什么就说不清了。反正不是一把伞所作的工作和应该吃得苦。换一句话说:是不本份。也因此,它根本称不上是我的美人,颜色几乎被我改变了样儿。姨妈看不惯,连连斥责我,可我并没有任何动静。
  为什么?
  因为它给我的感觉是不及伞美人的,所以地位也相差甚远。以后的一年里,我频频使用这把伞。它给我的服务,充其量也就是为我遮风挡雨,不像伞美人能给我内在的精神幻觉。
  我喜欢穿雨巷的感觉,尤其是那种越走越深邃的巷子,好象埋没自己的感觉一样落寞。这天的感觉很奇怪,可能是隐约听见前方有一阵缥缈的旋律吧。
  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在这低调的气氛里,我看见在一堵破烂的墙上倚着一个低垂着头的人,当我脚步蹒跚的走到他跟前的时候,才发现他炽热的眼睛原来是看不见的。此时在他手中的琴弦发出的声响在我大脑里起了巨大的碰撞。雨滴落在琴弦上,他的琴声仿佛越来越澎湃。我不知道当时旁边还有什么人,白癜风遗传几率高不高因为我已完全沉浸在他音乐的世界里了。整条小巷,弥漫着他的古朴味道和强烈生命力。我的眼眶莫名的酸痛。我背身走出巷子,走在他的音乐里。我无法用更多的语言白癜风的病在平时是怎么预防描述,可我好象一直走不出这个悠长的雨巷。终于,我掉转身小跑着来到他身边,我把那把伞忘情的留在了他的手上。他的手连同他手中的那把琴垂落了下来,然而他的音乐一直在激情的响着响着……
  给他那把伞只是让他避雨而已。
  可我猜他一定会想得很复杂,因为他是一个残疾人,哪怕多么微小的细节都可能给他带来莫大的温,我想。走出雨巷的那一刹那,心莫名的被抽空。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再次来到那家花店。是专心来看花的。买了一束紫罗兰,却发现我先前的一个好友在这里工作。我殷勤的向她打招呼,她回应了,然后说起了我的伞美人。我一通惊愕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忘了,早以忘了她,那风姿绰约的身影。她说不知道是我的,所以就道了歉。双手捧着多年未见的伞美人,说是要还我。
  我在心里使劲摇了摇头。
  要她干什么。我笑。
  再次走出花店的那一刻,我强烈怀念我的第二把伞,她实现了她最大的价值,她才是我真正的美人。
  2003.8.23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联系方式:(Email)gaoluna@tom.com|(OICQ)28544512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鴨流行美工設計》

GMT+8, 2019-11-12 12:20 , Processed in 1.142344 second(s), 18 queries .

© 2016-2019 Comsenz Inc.Themes by Duckart 小鴨美工

返回頂部